您的位置 : 首頁 > 資訊 > > 《那年夏天那年的風》那年夏天的風 10,中邪了 那年夏天那年的風蕾絲

《那年夏天那年的風》那年夏天的風 10,中邪了 那年夏天那年的風蕾絲

發布時間:2020-05-23 07:31:07編輯:百小白來源:閱文集團小說作者:安連清風 狀態:已完結

主角叫吳薇薇,程灝的小說是《那年夏天那年的風》,它的作者是安連清風最新寫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 吳薇薇看著程灝難得好態度放下架子跟自己道歉,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應該要狠狠的“敲詐”他一次,來報以前多次出言損自己“仇”。 “還有

《那年夏天那年的風》 免費試讀


吳薇薇看著程灝難得好態度放下架子跟自己道歉,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應該要狠狠的“敲詐”他一次,來報以前多次出言損自己“仇”。

“還有事?”程灝止步。

“幫我寫檢討?”不就打個牌嘛,變態的“滅絕師太”要求寫三千字的長篇大論叫她這個學渣從何下筆?,F在有一個現成的學霸在此不用白不用。

“???”程灝沒想到吳薇薇來這一手,三千字的檢討書比平時的作文難寫多了呀。這得死多少腦細胞呀“我從來沒寫過檢討書,而且犯錯的又不是我?”

“你。。。。。?!眳寝鞭币娝淮饝澳銊偛诺狼笡]有誠意,就這點小事都完成不了?”

“這跟我道歉有沒有誠意有關系嗎?”程灝像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我。。。。。?!?/p>

“那我就說我是你女朋友,學??隙〞涯汩_除的?!眳寝鞭币娝€是不答應不得不再次用“點”他的“死穴”。

“好吧?!背虨缓冒欀碱^答應“那以后不可以用這一招?!?/p>

“看本姑娘的心情,要寫的讓老師覺得我是真真知道自己錯了以后誠心誠意悔改?!眳寝鞭辈煌岢鲆?。

“嗯”程灝汗了。

“好,明天上午十點交給我,你寫的字跡和我寫的字跡不一樣,我要重新抄一篇,所以你字跡要寫工整不能太潦草以免我看不清?!眳寝鞭苯又岢鲆?。

“嗯”這是被勒索的節奏呀,程灝想著早知道剛才不應該良心打發的關心她,被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勒索。

“走吧,我還要下去接著罰站?!比ё值臋z討搞定了,想著這個死程灝在臺燈下抓頭苦思寫檢討的樣子吳薇薇此刻像古代壓倒正房的小妾扭著小腰下樓,心情倍兒爽哼著不成調的小曲。

“靠,這都什么事兒?”程灝看著吳薇薇下樓的背影狠狠的端了一腳墻壁說。

丹丹抱著三件襖子過來,給王倩和王莎各遞了一件,看著吳薇薇笑容滿面的下樓吃驚的說:“吳薇薇,你被老楊沒把你怎么的把?”

“哪能怎么的,“請”到辦公是一頓訓”H市一中的高一(7)班有一句話是這么說“一中“有三不”,老楊的辦公室不能進,不能跟食堂阿姨得罪,上課不能持續看數學老師兩秒?!?/p>

一般進老楊的辦公室準要挨罵,這一學期,楊老師幾乎把班上所以的同學都“請到”苦口婆心的上了一番教育課,同學們對他是又敬又怕。而得罪了食堂阿姨,每次去打飯阿姨都說全程黑著臉。那個地中海數學老師上課時如果有學生盯著他看了持續兩秒,他就會叫學生到講臺上解析著題目,導致他上課時,基本上都是黑黑壓的低頭族。

“那你笑得還笑的這么詭異?”莎莎不解的說。

“呵呵,秘密”吳薇薇穿上襖子規規矩矩挨著站在莎莎身邊。

等罰站完了已經晚上九點多才回到宿舍,幾個姑娘洗刷完畢早早的躺在床上。

“吹了一晚上的西北風,還是自己的狗窩暖和?!眳寝鞭庇帽蛔影炎约汗孟耵兆右粯?,只留出半個頭在外面說。

“你那是狗窩,我們的床不是”。倩倩看她如此的形容自己的床有點無語。吳薇薇把頭縮在被窩里,回想這個電話里那個溫暖如玉的聲音,他現在在新疆,H市是一個東部城市,與新疆隔了好幾個時區,現在的新疆應該還沒有天黑吧,他現在在做什么呢?實在站崗嗎?腦海里不由閃出一個落日余暉下一個端著槍站的筆直魁偉剪影,吳薇薇摸了摸頭好像上次軍訓時黃教官拍著她頭溫度依存。

“哎,這三千字的檢討怎么寫呀?這是考驗我們的文筆嗎?高考作文都只要800字就可以了?!鄙吭诖采下裨怪懊魈煲簧衔缇蛯戇@個吧?!?/p>

“是呀,不就是打一次牌嘛,怎么跟賭博有關呢?這一學期我天天啃書本放松一下不行呀?”倩倩幽怨的說。見吳薇薇整個頭埋在被窩里發出“咯咯”的傻笑聲,驚異叫了聲“吳薇薇”。吳薇薇的床上被子依然一顫一顫。

“吳薇薇”倩倩把聲音提高幾分貝,“你沒事吧?從楊老師辦公室出來就傻笑個不停?!?/p>

“啊,”吳薇薇一臉迷茫的從被窩鉆出頭來說:“怎么啦?”

“她不會是中邪了吧?”莎莎說?!肮烙嫴畈欢嗔??!?/p>

“去去,本姑娘是無神論者,妖魔鬼怪近不了身的。誒,你們堂堂H市一中的尖子生居然相信鬼神之說,對得起思想品德老師嗎?”吳薇薇辯解說。

“薇薇,你這狀態不讓人誤會都難?!焙蔚ふf。

“咦,你不擔心明天要交檢討書嗎?”倩倩問道。

“哈哈。。。。。?!碧岬綑z討書吳薇薇不由的想起程灝那個討厭鬼現在肯定在等下啃筆頭寫檢討書的樣子,心里如沐春風般舒適。

“完了,不知道楊老師給她下了什么蠱?這是瘋了的節奏?!鄙松硗兄驼f。。。。。。

周六很多學生們已經回家,因王莎和王倩要趕檢討書就沒回去,順便睡了個懶覺,何丹早早的起床收拾了一番就背著雙肩包往校外走去。而吳薇薇想著程灝十點要給她檢討書也起了早。買了份早餐邊的往教學樓走去,哼著不成調小曲咬了一口早餐,覺得這樣自己太不地道。雖然“坑”程灝幫自己解決了一個大難題,請他吃份早餐也算是還他一份江湖情義了。然后又折回去買了兩個包子一根油條和一杯豆漿。往一班走去。

當程灝看她手上擰了這么多早餐皺著眉頭再次把那一副嫌棄的表情表現的淋漓盡致說:“這是在喂豬嗎?”

“什么?”吳薇薇大腦有點轉不過來。

“吃的比豬多?!?/p>

聽出程灝的言外之意,這家伙把我好心當做驢肝肺,吳薇薇放下早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惡狠狠說:“是呀。我以為某只豬沒吃早餐特意給他買早餐結果那只豬不領情?!?/p>

原來是給自己買的早餐,程灝為自己毒舌感到抱歉“對不起,我。。。。。?!?/p>

吳薇薇用充滿殺氣眼神瞪著程灝,把包子、油條和豆漿遞給他。程灝看著這雙瘆人眼睛半天沒有伸出手來。

“不吃拉倒,本姑娘自己?!眳寝鞭币娝S久不接,以為他不需要。就拿起一個包子狠狠地咬了一大口。鼓著腮巴吐詞不清的說:“你愛吃不吃,我又不是吃完?!睕]一會兒另外一個包子和油條豆漿都下肚,在程灝驚詫眼神下吳薇薇很滿足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的打了一個飽嗝伸出手說“檢討書呢?”問的那么理直氣壯,好像昨天犯錯的是程灝,而她就是昨天的“滅絕師太”。

“喏,”程灝從書包里拿出一個文件袋遞給吳薇薇。

“哇,這么多?”吳薇薇接過文件袋,看到里面有三四A4紙說。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排排工整的行云流水的字跡,鏗鏘有力的帶著一股陽剛之氣。不像自己那潦草的老師看了都連蒙帶猜字。想著老媽之前一直埋怨著自己寫的字一點都沒有女孩子氣質。吳薇薇總會以“字跡還分雌雄嗎?”反駁的回去。

“都認得清嗎?”程灝淡淡的問。

“認得清,認得清”薇薇點點頭,這不廢話嗎?這么漂亮的字跡能認不清嗎?邊說邊鋪上A4的白紙照著抄上。

程灝瞅了瞅吳薇薇的字,不由得皺起眉頭問:“你小學語文老師是醫生吧?”

“不是呀?!眳寝鞭鳖^埋頭接著寫說。

“那你這有當醫生的天賦哦,醫生的病例寫的字都是你這種字體?!?/p>

“誒,你不損我幾句不舒服是嗎?”吳薇薇有點抓狂。這家伙,我字寫的丑一點,他有必要這樣挖苦我嗎?

“不閑聊了,你把檢討書抄完。我看書,不打擾你了”看著又要發火的吳薇薇,程灝岔開話題拿一本英文版的《簡愛》塞上耳機津津有味的看了。

一個多小時以后,吳薇薇抄完了檢討書,想不到程灝這個家伙文筆還不錯,把“我錯了,以后一定痛改前非,望老師原諒”這幾個硬是洋洋灑灑的扯了三千字的。吳薇薇甩了甩酸痛的右胳膊長長的呼了口氣,總算過了一難關。

“抄完了嗎”程灝摘下耳機問。

“抄完了?!?/p>

“十一點四十一了,吃飯去?!背虨戳丝赐蟊碚f“你還能吃下嗎?”

《那年夏天那年的風》 精彩點評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安連清風)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吳薇薇,程灝)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安連清風)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嵤?,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那年夏天那年的風》的格調,真的非??上?。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吳薇薇,程灝),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那年夏天那年的風

作者:安連清風類型:浪漫青春狀態:連載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安連清風)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吳薇薇,程灝)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安連清風)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嵤?,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那年夏天那年的風》的格調,真的非??上?。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吳薇薇,程灝),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小說詳情

体育彩票4十1开奖结果